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国家私了,何时了?  

2009-03-19 11:27:45|  分类: 法律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http://2008shenbin.blog.sohu.com/

 

3月8日,陕西丹凤县高中生徐梗荣,在接受公安审讯期间突然死亡,遗体布满伤痕,家长怀疑孩子被刑讯逼供致死。同时被抓的同学反映警方对他有上背铐、不让睡觉等“措施”。据报道县公安局主管领导已被刑拘,其他涉案人员正在接受调查。12日县政府和徐家签订协议支付了12万元丧葬、抚恤费,徐梗荣的父母和奶奶终生享受当地最高标准低保;16日徐家已将徐梗荣下葬。(《华商报》3月18日)

 

让我最感到疑惑的并不是高中生的死因,而是在死者是不是被警方刑讯致死没有弄清楚之前,县政府为何就赔了徐家12万元,而且还许诺给死者家属“终生的低保”待遇?低保作为国家救助,应按规定向生活有困难的特定对象给付,怎么可以作为一项“对价”来息事宁人?这是慷了纳税人之慨,解了政府的麻烦。当然你可以说是“人性化操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属于国家赔偿 更像是民事交易主体间的“讨价还价”,或者叫“国家私了”。

 

 

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国家赔偿以国家机关的“违法侵害”为前提,应当由受害人申请,赔偿义务机关(就是先前的侵害机关)确认自身“违法”后,先行垫付,再向财政部门申请划拨。

但事实是,很多时候一些地方既不走法定的程序,也不向财政“报账”,而是用单位的办公经费、单位资金等“私了”。沈阳市财政局从2004年到去年,仅支出过两起国家赔偿案件的费用。重庆市级财政一直没在预算中列“国家赔偿”科目,因为申请核拨赔偿费用的金额也很小,没必要专门做预算。《国家赔偿法》俨然被架空,难怪西南政法大学校长陈彬说,国家赔偿“私了”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选择“私了”,赔偿义务机关自然是为了规避问责,“私了”可以更好更快地解决问题,避免影响扩散,特别是在现在网络舆情汹汹的情况下。

而受害方选择“私了”也是无奈,现行《国家赔偿法》程序复杂,赔偿范围窄,赔偿标准低,让受害方不愿“拿起法律的武器”。比如该法规定:只有警察的直接殴打或者唆使他人殴打,才适用国家赔偿,并不包括被“狱霸”殴打致死。2001年贾小兵在北京西城看守所被同监室8人殴打致死,其父将西城公安分局告上法院索赔91万元,虽然有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在法理上力挺,法院还是“严格”适用《国家赔偿法》,驳回了贾父的诉请。据报道在打官司之前,警方曾表示愿意赔偿35万元,前提条件是不起诉。即使到了诉讼阶段,警方仍向法院表示,可以为其监管失职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但不能是国家赔偿。这个案例大概可以给那些像秋菊一样非得“要个说法”的人足够的启发——还是“国家私了”的好。

 

“躲猫猫”事件中,警方支付35万元作为赔偿,其实“依法”并不用赔偿,难怪李荞明的父亲反复感谢媒体、网民的支持。北京贾小兵的父亲今天看到这个案子,会后悔当年自己的执著,还是感叹国家的进步?

 

“国家私了”一笔账算下来,是多赢——受害人多拿了赔偿,责任单位躲避了问责。当然也是有危害的——掩盖了真相,留下了隐患,国家机关少了一个自我纠正的机会。3年前与李荞明同一监室的“突然死亡者”李某,警方给了3万元“安埋费”了事。如果当时没有“私了”,也许就没有后来的“躲猫猫”里冤魂了。国家私了,何时能了!?

 

本文发表于《东方早报》、《新京报》、《长江日报》3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