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人大常委拳打人大代表尴尬了谁  

2009-03-26 11:07:45|  分类: 法律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http://2008shenbin.blog.sohu.com/

浙江嵊州“人大常委打人大代表”案件,结案之慢,处罚之轻,令人生疑。当地警方如此“谨慎”,或许是因为“人大常委”的身份,却让人产生可以凌驾法律的错觉。

一年前的浙江嵊州“人大常委打人大代表”案件,终于有了说法———嵊州市人大常委杜某和市人大代表黄某同为商人,因为上千万元的经济纠纷产生矛盾,据报道,“黄代表”先砸了“杜常委”在上海的办事机构;去年3月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期间,杜常委又突然拔拳打了黄代表,今年3月杜常委终于被当地公安处以500元的罚款。(3月25日《东方早报》)

虽然平时在电视上没有少看海外议会上的拳武行,但两位代表的“肢体语言”在中国的地方两会上还是显得那么突兀。事情发生得很蹊跷,警方办得更蹊跷,按《治安管理处罚法》治安案件应该30天办结,最多再延长30天,可当地警方办了整整一年,原来警方一直在促成双方“私了”,不希望给治安处罚,但被打的黄代表一直要“讨个说法”,并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上报了此事。

此外,犹记得当年阎崇年先生被某人掴了一记耳光,警方就给出“双顶格”的重罚———拘留15天,罚款1000元,理由是“社会影响恶劣”。可以肯定,在地方两会上拳打正在履行职责的人大代表,“社会影响”较之前者会更恶劣,而警方却给了打人者最轻的处罚———500元罚款。这难免让人质疑“执法公平”。试想,若不是“人大常委打代表”,此事可能会作为刑事犯罪来追究,或许正是因为“人大常委”的身份,让人产生可以凌驾法律的错觉。

笔者以为,之所以当地警方办案如此“谨慎”,甚至不惜超出法定时限,处罚又是如此之轻,无非是事涉人大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30条的规定:人大代表非经同级人大主席团、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对人大代表采取《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行政拘留”这种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也应当经人大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许可。如果执法“无差别”,无疑应该对“杜常委”采取强制措施。但在现实制度运作中,“杜常委”作为当地的大商人,他更被看做政府的“嘉宾”,代表职务被视为一种荣誉,当地人大一般也不可能让拘留代表的事发生,或许可叫做“现实逻辑”。这就事实上造成了个别不能严于律己的代表暂时“僭越”了法律的制约。

对人大代表实行人身特殊保护,保护代表依法执行职务,并不意味着代表是特殊公民,具有超越法律之外的特权。如果被打者不是在当地也颇有影响力的“黄代表”,连500元的处罚恐怕公安机关都不会做出。这就是隐性的制度性不公。

代表不受逮捕是为了保证代议机构的“独立性”,防止行政机构恶意干涉,这本是公权制衡的宪政制度,但是应用到“人大常委打代表”的“私事”上,显然有点张冠李戴的味道。个别人大代表因个人私利,在人代会上挥拳相向,本身就羞辱了代表神圣的职责;而当地警方对“私人殴斗”从轻发落,真不知这是羞辱了谁,尴尬了谁?

本文发表于《新京报》3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