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直选”不应只是“冲动”  

2009-04-02 18:52:4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http://2008shenbin.blog.sohu.com/

 

首都律师协会的换届选举,被选举工作委员会称为“民主化程度最高”,却被另一些律师指责为非法。

在2 月26日北京律协的第一轮选举中,程海等律师虽然没有名列在选票之上,但还是通过“另选他人栏”获得高票。按选举办法规定:所有候选人都没有超过半数,应当进行第二轮选举。但在公布的第二轮候选人中没有程海等人的名字;选票上也消失了“另选他人”一栏,且如果在选票上填写候选人之外的名字,作为废票处理。 3月9日到3月14日,北京律协已经公示了选举结果。(《中国青年报》4月1日)

 

这场“交锋”的背后其实是律师协会的“直选冲动”,是对于现行游戏规则的挑战。去年8月26日程海等三十五位北京律师联名发出公开信提出,由于北京律协至今没有经过多数会员通过的正式章程,现任律协缺乏合法性基础,不能代表全体北京律师利益,要求协会领导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产生。程海等律师还呼吁降低律协高额会费,取消在律师证上注明外地户籍的歧视政策。但不久北京律协发出了“严正声明”,用了“私自串联”、“煽动性言论”、“制造谣言、蛊惑人心”的词语,并最后定性为“其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去年10月《瞭望东方周刊》就曾以《北京律协直选冲动》为题做了长篇的报道,这场“冲动”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如今“冲动”却已尘埃落定。

 

在发起这场“冲动”的律师们看来,目前北京律协领导层的产生并不是通过民主选举,成了“少数大律所的小圈子”,他们收入很高,人数很少;而众多小律所则被排除在管理层之外,而且后者的人数显然要远远多于前者。这并不是民主的体现,律协也不能代表最多数的律师的利益。

 

此外,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43条规定,“律师协会是社会团体法人,是律师的自律性组织。”但目前律协的通常做法是,由理事会聘请司法局工作人员担任秘书长、副秘书长等专职工作人员。

这就存在一个问题:律协是作为律师自律组织,体现律师的利益诉求,还是作为司法行政机关的管理延伸,把律师作为“管理对象”?这是有冲突的。在中国现实中,非政府组织(NGO)和政府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直是体制改革的难点。国务院2007年的《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中规定:“现任公务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兼任领导职务”,但实施起来可能就走了样,律协更多体现了“长官意志”。

极端的例子是,在去年宁夏律协选举中,由于选举结果使个别领导重点安排的人选落选,大会主席团竟然拒不公布选举结果,而是强行“做工作”后重新投票。被律师直斥:“连村官选举都不如!”

 

按理说,律师是中国民主、法制素养最高的群体,用“素质不高”是不可以搪塞的,连村民选举都不如是一种羞耻。好在律协自治也有成功的例子,深圳自2003年开始由律师代表直选会长,并由律师出任专职秘书长,开创民主自治的先例。第一任会长徐建上任后历经了买楼风波、罢免风波、辞职风波,到其卸任时,律协自治逐渐走上正轨。“深圳模式”就是本次北京律协体制改革的坐标。

 

有律师评价说:“有人推动,有人响应,本身就是成功的表现。”希望民主不仅是“冲动”,它是每个人的事情,不是小部分人演戏。民主改革也不仅是律协要面对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