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面对“谣言”洋县政府还需释疑  

2009-04-28 07:06:4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http://2008shenbin.blog.sohu.com/

  

本文发表于《新京报》4月28日

 

西安大学生“老虎庙”遇见了上访者黄有杰,将黄的叙述整理成视频和网文《人大代表和公安局长勾结一起倒卖民女》,于4月9日发布在其搜狐博客里,称黄的两个女儿被陕西洋县的镇人大代表、公安局长等人拐卖、转卖、强奸,洋县于24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对此事的调查结果:黄所反映的问题不实——两女儿均自愿嫁到洋县,且生活幸福。黄想带女儿回内蒙古不成,要钱又不成,便虚构事实并通过网络传播。洋县有关负责人表示将依法追究发布不实网文者及相关网站的法律责任。( 西部网、《京华时报》)

 

 

近年来,政府机关越来越重视网络民意,越来越主动、及时对网络热点予以回应、调查,甚至主动让当事人自己澄清事实,体现了执政理念的进步。比如这次洋县“谣言”,政府的表现就非常主动。但既然洋县已经做了周密的调查,甚至已经得到公安部、陕西公安厅的核实,那么调查结果就应该让普通百姓心服口服。但令人遗憾的是,洋县警方的这个说明,很多地方没有“说明”,仍有很蹊跷和违反常理的地方,很难让人信服,希望洋县政府为大众释疑解惑。

 

首先,洋县方面称两姐妹属“自由恋爱,现在与各自丈夫关系和睦”,并找来当事人大女儿黄凤作证:她当年与张科在北京认识并相恋,自愿嫁到洋县;又称,妹妹也是她叫来的,“两次婚姻都是她自己做主,没有人强迫”。但黄父称:事发于2004年,当时大女儿仅17岁,二女儿仅15岁。众所周知,中国《婚姻法》规定女子的适婚年龄是20岁,也就是说两姐妹当时根本无法结婚,充其量只是同居关系,何来“与丈夫和睦”?而且当年两姐妹都不满18岁,属未成年人,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没有得到监护人的同意就跑到异乡与别人同居,即使不属于诱拐,也是违法行为。在黄父报警的情况之下,警方理应将未成年的女儿交由监护人带回。然而从黄父申诉的内容看,警方没有这么做,这有“行政不作为”之嫌,今天洋县警方也回避了这个问题!警方是不可以以今天黄家姐妹“生活幸福”,来证明当年不解救这对“未成年人”的合法性的。未成年妹妹已经“两次婚姻”,这实际上就是对未成年人的伤害了。而个别地方的警方打着“恋爱自由”的旗号,不愿意解救被拐卖妇女的例子也不少见;妇女被拐卖之后生子安家,听天由命,不再想被“解救”的,也不少见,电影《盲山》就是讲述的这种故事。

 

当然也不排除黄父把女儿的年龄故意说小,混淆视听。但洋县对于这个严重关系到案情定性的重要事实,却没有做出正面的解答。这是很明显的问题,不会因为洋县方面的“忽略”,网民就不提出质疑。

 

其次,黄父称大女儿“智力有缺陷”,我国司法解释规定:和精神病患者发生性关系,一律视为违背妇女意志,构成强奸。黄父作为普通农民,未必能说得清其中门道,但作为司法机关为取信于民,也应主动说明黄凤的精神到底有没有问题,这也关系到其证词的效力。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认为,要消除人类交流中出现的误会,就要做到“能说清的一定要说清楚”。中国的官方、民间关于信息公开的良性互动才刚刚起步,未必能十全十美。但就洋县“谣言”而言,很多问题政府的调查没有给广大网民一个交待,没有做到“能说清的一定要说清楚”,请政府进一步释疑,以正视听。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