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周立波走红——滑稽必须讽刺现实  

2009-05-08 11:16:43|  分类: 文化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http://2008shenbin.blog.sohu.com/

 

本文发表于《东方早报》5月8日

 

今天打开《东方早报》看到的新闻是周立波演出火爆,碟片摊子上最显眼的地方放着“周立波”,打开MSN有两个人的签名是“乃伊阻忒”——周立波的经典台词。他的“海派清口”为什么会红?因为好笑。这个城市太需要快乐了,但我特意询问了一下周围的朋友,发现他们几乎十年来没被上海滑稽逗笑过,当年郭德纲说“相声不搞笑,那就太搞笑啦”,上海滑稽也是。

 

 上海这座大都市却是欢乐的沙漠,为什么那么多不好笑的“喜剧”充斥荧屏?

发端于差不多十来年前的舞台院团和媒体(特别是电视)的跨界合作,为上海滑稽界提供更多的出镜机会,集中在以滑稽演员为班底的“情景喜剧”上。频频上镜让一些原本在舞台上不招人待见的演员俨然成了“笑星”,他们的收入巨增,演艺水平却没有。原本不多的笑点被兑了水,还是兑了又兑,这杯麦乳精都照得见对面了,sketch被拉成小说,小段子被拉成成百上千集的“情景喜剧”。滑稽剧作家徐维新就转述过某演员的成功秘诀——“只要在电视上混个脸熟就行”。后果是打开电视是一望无垠的滑稽演员——跳舞的有他们,公益慈善节目有他们,美食节目有他们,健康节目有他们,家庭访谈也有他们——除了不搞笑,某些滑稽演员样样都会。

 

你可以用“海派轻喜剧”的旗号来掩饰,可以用钱文忠教授对“笑林大会”的赞扬来正名,但你掩盖不了十几年的几千集的情景喜剧没有留下过一句让人记得住的台词。而周立波两个小时的表演就让人家记住了很多桥段,这就是人家“结棍”的地方。

 

今年春节,偶尔换台看到电视上两位“笑星”的表演,学唱的歌曲居然是改革初期引进的日本电影《狐狸的故事》,我的妈呀,30年前的老段子还在换钱呢?现在80后已婚妈妈都未必知道有这个电影。你除了用遥控器投票,还能怎么样?人家并不关心你的态度。

 

 

制度上说,由于滑稽演员背靠上了电视媒体这棵大树,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其演出的首要目的是满足制片方要求,而不是受众,或者说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笑不笑!

 

在这个层面上说,周立波有资格强调自己不属于传统滑稽界,作为体制外的艺人,其演出效果必须接受市场的考验,群众的考验,如果你不搞笑,人家不会花钱来买票。同理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声不搞笑,春晚不好看——演员为求上镜而屈从制片方,制片方可能首先考虑的是“政治正确”,其次是广告收入、利益平衡,观众感受则放在最后。所以,相声成了赞美诗,放弃了讽刺的本能,也放弃了观众。这是由制度决定的。

 

而作为直接面对市场检测的周立波、郭德纲必须迎合观众的审美需要,利益诉求,而不是长官意志,重拾起了讽刺的“劳动工具”。而且周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远超过其北方同行,经典桥段是开涮中国股市——“大小非进去,大小便失禁出来”;“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证券公司屏幕太绿,麻雀以为森林公园到了 ……民众中意见极大的问题,却被主流娱乐界忽略,没有得到反映,这才显出了周立波表演的难能可贵。

 

周立波的走红说明滑稽必须针砭时弊而不是歌功颂德,必须取悦观众而不是长官,必须好笑而不是“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