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阳台上的裸体女孩”到底让谁蒙羞?  

2009-08-05 01:46:3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东方早报》

 

最近“阳台上的裸体女孩”照片蹿红网络,当不少人怀着“成人心理”点击进入后,却发现那是一组“黑镜头”:两个十来岁的裸体女孩在垃圾堆得比围栏高的阳台上玩耍,而且已经坐在阳台边缘,相当危险,她们却怡然自得。

这组照片是襄樊当地某网友拍的,照片中央端端正正列出作者的大名、网址,非常敬业;事后该网友又组织人去探访了小女孩的家,她的父亲李某,因小儿麻痹腿上落有残疾,以捡垃圾为生,家徒四壁。

网络舆论将矛头指向政府救助工作的不到位,社会的贫富差距,认为阳台上的裸体女孩使社会、政府蒙羞。

 

《长江商报》8月4日做了跟踪报道,事情并非这样简单。女孩不穿衣服的一个原因,是母亲刘某不洗衣服,她自称月子里落下的毛病,不能碰水;40平方米的廉租房里,又脏又挤,是因为家里堆满卖不出去的捡来的垃圾;在这里,他们养了9只猫和2条狗。刘某称,家里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三四百元,几乎全用在柴米油盐上了,为省钱要捡烂菜叶子吃。但早在2004年,李家就有了低保,每个月是380元,李家所住的房改房,每个月还有240元的补贴。邻居说:他们有亲戚在大酒店工作,晚上就去回收一些废品,每天的收入有几十元甚至上百元。邻居还反映女孩的父亲李某抽5块钱的香烟,他否认,但女儿说是抽2.5元的。社区多次为李父找过工作,他都以“腿脚不好”推掉了。

 

李某夫妇才四十出头,都有劳动能力(李腿脚不便),他们却没有努力工作;连一双女儿成长最起码的卫生环境,他们都没有提供,而将房屋里塞满垃圾,让她们不得不爬到阳台上乘凉。由此可见,这个家庭的困窘主要是谁造成的?

 

政府人员表示,如果按实际状况,李家拿这么高的低保金是不合条件的,但出于对孩子的关心,计划将低保金提高到600元。而2007年襄樊市的最低工资是460元,前一年更低仅为369元,即李家的低保收入已经高于一个辛辛苦苦工作的工人所得,这样的“弱势群体”应该用纳税人的钱养着吗?这种救助的示范效应,是让普通人对辛勤劳动彻底失望,走向依赖社会救济,造成整体性的贫穷,这种“善举”的危害性更大。

 

而且,李家并没有穷到衣不蔽体的“赤贫”。裸体上阳台,一是天热,小孩子耍疯了;二是她们父母的失职,没有教会女孩必要的羞耻感。这不是贫穷的问题,而是父母没有尽到基本的监护责任。父母漠视孩子在阳台上的危险的行为,在美国是要被剥夺监护权的,而且将受到舆论的严厉谴责,在中国谴责的矛头却落在政府头上。

 

维护社会公平,是政府的分内之事。中国三十年的改革,积累下来的社会公平的欠账,政府有义务做出补偿。但并非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政府,

 

贫穷不是光荣,而是不幸;贫穷不具有道德优势,只有那些真正不幸的人,或罹患疾病,或天生残障,或遭遇不幸,以及社会竞争必然产生的淘汰者,政府作为公平底线必须加以救助,以维护社会的和谐。在改革进入新阶段之时,我们对这个问题应有必要的共认。社会的不公正,那是政府的耻辱;至于阳台上的裸体女孩嘛,政府并不是她们的监护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