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彬律师的电线杆子

灯要放在上头,盐不能失去咸味

 
 
 

日志

 
 

“保姆陪睡”,谁该负责?  

2009-09-15 00:59:36|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东方早报》9月15日

 

上海禁止“保姆陪睡”事件又起风波,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周珏珉辟谣:所谓首份全市性家政合同拟禁止“保姆陪睡”,纯属媒体误解乃至误导。(《青年报》9月12日)

 

之前有媒体报道称: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正在草拟家政服务格式合同,其中拟禁“保姆陪睡”——不得安排保姆与“异性同龄人”同居一室。一时保姆陪睡问题成为舆论的焦点,笔者以为此事大热的原因,不在于这个禁令是否可行、有必要,而在于作为行业协会的一级“准政府”间接承认了有保姆陪睡的存在,这才是吸引眼球之处。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周副会长要坚决否认了——一些媒体断章取义地对合同草案中“不得安排与异性成年人同居一室”这一条“情有独钟”,甚至把被“异性成年人”更改为“异性同龄人”,并冠以“保姆陪睡”这样“抢眼球”的字眼……正当笔者要对媒体的无事生非表示愤慨时,周副会长又话峰一转说:之所以有此禁令,是因为保姆被安排与异性成年人一室居住,受骚扰和侵害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包括在年龄悬殊的异性服务中。

 

周副会长到头来还是承认了存在“保姆陪睡”,行业协会也要“禁止陪睡”,只不过这个“陪睡”是指保姆受到“受骚扰和侵害”,而不是保姆主动跟雇主达成协议,开通陪睡这项“业务”。其实对于保姆陪睡如此暧昧的事,主动、被动或者半推半就,连当事人自己都未必能说清楚。如此表达只有一点是明确的,行业协会对于保姆陪睡不应承担责任。

 

笔者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很多人对此事议论纷纷,因为它饶有“性”趣,此外就是因为人们预设了一个大前提:行业协会乃至政府,应该为这种“世风日下”、拜金主义承担责任。保姆陪睡性质是什么?行业协会应该负起什么责任?其本身是违背伦理道德的一种行为,保姆不仅出卖劳动力,而且出卖色相,有的是雇主动要挟、引诱,有的是保姆投怀送抱,增强“核心竞争力”。这其中可能涉及到卖淫犯罪的行为,也易引发刑事案件和民事纠纷。笔者无意祭出法律的大旗,一般而言这只是一种违背伦理的行为,也没有“外部性”——不会损害对当事人之外的社会。对于这种不道德的“交易”,政府也好,行业协会也罢,无法管理到床笫之上,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只能由当事人道德自律。如果介入过深,反而会造成1980年代那样的打击所谓“流氓犯罪”的历史闹剧。

 

进一步说,我们去政府、准政府组织应有怎么的期许?政府不应该当道德法官,不能为所有社会丑陋负责。我们的政府职能越来越走向市场经济模式,人们享有更高程度的自由,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宽容,但自由意味更大的责任、更强的自律,而不是“被管理”。

 

最后引一段最近网上很红的复旦大学会计专家李若山教授的语录:“我有个60岁的朋友,他估计能够活到90岁,是正常的直线折旧。但是后来,他请了一个小保姆,两年后就死了,这就是加速折旧。”命苦不能怨保姆,陪睡也别怪政府。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